www.33nsb.com_www.33nsb.com-【最具权威】

社友网

2019-11-16 04:34:53

字体:标准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戒毒所命案嫌疑人出逃 20年后自首牵出案中案#标题分割#  吴江平家电视机柜上摆放着的申诉材料和法律书籍。澎湃新闻记者卫佳铭摄  改名疑云:逃亡期间娶妻生子,身份证明资料遗失  令路少飞和吴江平不解的是,既然刘键早在2012年左右就已回到毕节,为何警方迟迟未进行抓捕?且刘键归案后,其户籍资料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姓名均为“刘键”,而非1998年判决书上所书的“刘敏”?  刘键在接受讯问时称,其一共办理过两次身份证,一次是18-20岁之间,第二次是在2012年,第一次办理时身份证上就叫刘键。  刘键说,他少时曾叫“刘敏”,在某次户口登记时因觉刘敏的名字有些女性化,便改为刘键,“当时办户口的程序是村里面的人把名字报给派出所,派出所直接登记。”  据多位原戒毒所管理人员和当年五号室内戒毒人员回忆,刘键在戒毒所当民兵期间,大家都称呼其为刘敏或小刘洱。  因刘键入职戒毒所时未办理相关手续,现已无资料可查证刘键是否改过名字。刘键曾就读的七星关区海子街中学出局的情况说明称,因档案室多次搬动,2001年前的学生报名花名册等相关资料均已遗失。  就这样,拥有两个名字的便利,刘键在出逃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1年,他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于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  不过,在出逃时期,刘键均未使用身份证信息与用工单位签署劳动合同,领取工资也均用现金;租住房屋也均由其妻出面。在房东眼中,刘键是个很勤劳本分的人,“说话很客气,很爱笑。”2012年前后,刘键携妻儿回到毕节后,在毕节学院一食堂承包学生快餐生意。  直到2018年6月29日,民警到访家中,对刘键父亲做通了思想工作后,刘键才于次日下午在弟弟陪同下,到七星关分局刑侦大队接受调查。  吴江华三妹吴继平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末,毕节地区的户籍管理很不规范,当时她也曾持二姐的证件外出打工,直到结婚时才回毕节办理身份证。  亲二舅办案?区纪委监察委予以“双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刘键的近亲属,原毕节市戒毒所教导员史某也曾参与吴江华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的调查工作。  多名办案民警在接受询问时称,当时由于禁毒大队人手紧张,所有人都参与了案件的调查。史某本人在2018年11月21日接受询问时称,在他参与案件调查阶段,并未反应出有戒毒所管理人员(含民兵)参与殴打。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2月24日史某在接受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纪委监察室调查时则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得知戒毒所民兵刘键参与打人,因为他是其姐姐的儿子,办案人员告知其领导叫其回避,之后便未参与案件办理。  但当被问及为何立案、破案等报告上主办侦查员一栏均写有他的名字,史某表示“是他们乱填写的”,也已记不清是案件调查到何阶段回避的了,但他坚持从未和办案人员打招呼。  2019年4月19日,澎湃新闻从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获悉,已对史某予以党纪政务“双立案”,并于2019年初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截至今年3月,史某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完结,目前进入审理阶段,“最后到底给他什么处分,需要由区纪委常委会和监委会开会讨论决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纪检监察案件审理工作,是指对调查结束的违犯党的纪律和行政纪律的案件所进行的审核处理工作,是调查处理违纪案件的最后环节。  同时,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工作人员表示,为调查这起二十年前的旧案,前期做了诸多工作,在大量资料流失的情况下,已尽了最大努力。  对于史某的行为是否涉嫌徇私枉法,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职务违法不等于职务犯罪,如果存在职务犯罪,需要移送检察机关的,我们绝不包庇。我们的干部如果犯错了,造成不良影响,该罚的一定会罚。”

责任编辑:www.33nsb.com_www.33nsb.com-【最具权威】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响水爆炸救援人员:主着火点为2个1500立方米苯罐 吸毒男无证驾车去办驾照:曾因吸毒被吊销驾照 美方近期关于中美谈判的表态上有个现象很有趣 脱了两年还没成功英国脱欧都经历了什么 掘金10万亿有钱人的世界私人银行成资管业爆发点 新车货架|消费升级的证明超/豪华SUV细分市场已成必… 长安汽车和阿里腾讯等设立领行合伙总份额97.6亿 波音将在737Max驾驶舱加装警示灯 张紫妍案引韩电视台互掐KBS被对方指虚假报道 美国称华为海底电缆构成威胁国防部四个成语回应 比伯发文称想成为父亲晒爱妻海莉美照 出海“雷声大雨点小”?白酒国际化还面临数道难关 苗圩:中国制造要跨越从样品到产业化的“死亡之谷” 女人对男人彻底死心的表现 最高降2万上汽斯柯达部分车调价 我国自主研发“搭积木”建桥技术在云南成功应用 李若彤晒洒汗自拍皮肤细腻直言健身是为了吃更多 \"权游\"龙妈曝曾患重病:脑动脉瘤两次手术险丧命 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下月起升至2480元加班费等另算 云南一垃圾场起火引发长期异味官方:将填埋重新选址 江苏靖江现挖掘机强行平坟移风易俗or伤风败俗? 卡戴珊流泪痛哭怒斥TT出轨感觉TT可能还爱她 弗洛雷斯:间歇期调整出色以最佳状态迎战建业 日本2月核心通胀率小幅下滑实现通胀目标任重道远 武大赏樱被打小伙:我爱国没穿和服中国人不能打中国人 零壹空间OS-M首型运载火箭发射失败一级分离后失控 网传滴滴司机奸杀法院女书记员官方回应:非滴滴司机 轻资产收入10亿:朗诗剥离不赚钱业务 叮当快药获6亿元新投资招银国际、软银中国等参投 大摩:金山软件目标价升至18元给予与大市同步评级 赛琳娜为闺蜜庆生心情佳透露新专辑即将问世 美要他国注意中国埋“债务陷阱”中方:贼喊捉贼 王维嘉:神经网络的本质是在数据里面提取相关性 罗密欧和小德合影秒变迷弟两人揽肩微笑十分有爱 摩通:紫金矿业给予增持评级目标3.6元 武磊继续入选大名单今晚加泰德比对阵梅西苏神 盐城化工厂爆炸进展:消防已救出12名伤员 42岁阿婶整容变热巴翻版称受高仿“范冰冰”鼓励 日本借口“中国威胁”研发射程400公里巡航导弹 享骑电单车瘫痪变卖电瓶偿还员工工资 《欲望都市》将拍续作讲述50岁女人的爱与友谊 这个奇葩国家怎么总在货币危机的“路上”? 汤姆·霍珀加盟《王牌保镖》续集雷诺兹等回归 ?山东一网友辱骂留日遇害女生江歌被拘警方:三进宫 苹果CEO库克:将增加在教育培训领域的投入 曼联彻底抛弃穆里尼奥建队思路!不想再被坑了 我国发布托育服务机构认证标准:不得与娱乐场所相邻 卡纳瓦罗遇“开门黑”中国男足0比1不敌泰国无缘中国… App有没有窃听?在小红书搜索“意外怀孕”结果懵了 范玮琪晒美照秀纤细长腿老公陈建州留言:辣哦 华为年报:运营商业务陷瓶颈消费者业务首次成支柱 华为P30传闻汇:10倍变焦好玩,卖这价钱我不惊讶 华为P30Pro体验:替代“长焦短炮”以后追星靠它了 韩军误射1枚造价890万元导弹系维修工忘记拔线所致 火箭与19年首轮签正式说拜拜!从2月的交易说起 何小鹏谈特斯拉国产化:新兴市场需要“挑头大哥” 中裕燃气去年度盈利6.2亿元末期息每股7仙 国产航母甲板铺新涂层港媒:海军节前料不会入役 革新与开放:亚洲经济的新活力(博鳌分论坛实录全文) 2019年春季发布会后苹果悄悄给2015款机顶盒改名… 韓國瑜會劉結一重申堅定支持九二共識 Offset发声表白支援妻子卡迪B承认无法改变过去 任天堂将推出两款新Switch机型最早将于今夏发布 冠军赛徐嘉余揽仰泳三冠女飞鱼大战杨浚瑄封后 资本加持酒业新零售终端之战全线打响 国足防线被一脚打穿!让人传进门泰国梅西点睛 BrandZ发布《中国出海品牌50强》:华为超联想居首 都是特朗普拖累的?专家预测美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 为避免脱欧关税影响大批欧洲艺术品被搬离英国 导演蔡岳勋被曝欠款500万其妹妹表示不知情 好戏开幕!好莱坞集体迁移库比蒂诺? 操控感受占优势试驾体验长安马自达CX-8 中国女将闫晓楠出战UFC238对排名榜第12位赫瑞格 范冰冰美容院开业:妙美肤殿堂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野村:东风集团目标价降至9元给予中性评级 国际泳坛频频上演殇离别孙杨一番话为何引深思? 吉利火线入股Smart背后:戴姆勒欲增持北京奔驰遇挫 新专辑将近?阿黛尔低调现身纽约录音室引猜想 直击|团车CEO闻伟:行业增速首下滑传统体系亟待变革 北京时间从这里发布 不信风水潘石屹?SOHO中国怒告自媒体,网友却笑了 发力下沉市场!手机淘宝将上线特卖区最快今天开启 哈登输给字母哥无缘MVP?保罗不服拿科比举例 猫眼娱乐高管解读财报:高质量内容需求越来越大 崔东树:吉利戴姆勒合资smart对双方都是重大利好 杨超越琴房单手弹琴对镜吐舌大呼尴尬显娇憨可爱 贾跃亭再迎“白衣骑士”:九城投6亿美元与FF在华成立合… 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表示必须密切关注全球风险 花旗:康师傅降至沽售评级目标价下调至10.85元 一张图看懂华为2018年年报:中国收入3722亿元 全聚德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本周北京气温多起伏周四降温明显最高仅14℃ 高速增长VS盈利前景堪忧,投资Lyft时如何权衡利弊? 美容院销售整形假药被查老板偷偷继续\"开张\"终被捕 评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见分晓 大和:日清食品目标价上调至4.65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国在欧盟第三大投资目的地为何是这个国家? 儿童花粉症的防治 响水爆炸时孕妇被玻璃和塑料板压住身子孩子没了 响水爆炸事:苯胺类浓度超标39倍关键在防废水入黄海 新田真剑佑成幻冬舍文库2019年度代言人(图) Google新辦公園區落腳新北Tpark 深圳拟用信用规范共享单车:用户违规3次将列入黑名单 国足遇乌兹或遣另一套首发老师傅表态给卡帅上课 研究:同性社交App热拉数据泄露涉及530万用户信息 哈登输给字母哥无缘MVP?保罗不服拿科比举例 研究生大清退这十所高校已出手 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2480较2008年增152… 监管部门发声:《电子商务法》不会追溯过往行为 潘功胜:资本项目开放将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开放 爱回收自说自唱的“霸王条款” 俄罗斯驻希腊雅典领事馆遭手榴弹袭击 上汽大众下调大众、斯柯达零售价最高降幅达2万元 麦蒂基德老巴里!哈登连超仨名宿38分只用22投 台民众在机场迎接韩国瑜却遭“台独”女子推打 日本记者好奇问中国冰舞:你们为啥练这个? 河北“保外就医遭拒”的八旬老太被解除社区矫正 曝利拉德有意提前续约!未来合同6年2.5亿美元 三原因析日本女双为何连续输中国集团优势瓦解? 湯白味濃胡椒豬肚鷄,芝城獨一份抽屜鷄蛋腸粉,老廣最愛台… 中央电视台编导为王源发声:各方面都做的很好 科创板首批受理9企业拟募资110亿 携程回应五一机票涨价:系航空公司自行定价 气候变暖产生的“超级昆虫”,会给人类带来怎样威胁 兖煤澳大利亚可销售证实储量及可能煤炭储量8.91亿吨 王嘉尔被问是否单身吓坏粉丝曾为女生改邮箱账号 “脸书”再现安全漏洞!数亿用户密码无加密保护 马云梁朝伟同框出镜面露微笑神情愉悦 波音737Max空难后美交通部设立专门委员会审查飞机 15分中锋竟能站帽锡安!没有他离场杜克就输了 传简历数据公司巧达科技被一锅端曾获创新工场投资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不惧怕滴滴顺风车再上线 美银美林:联想集团目标价升至7.9元维持买入评级 60岁毕福剑近照曝光!一身“塑料装”在酒店迎来送往超接… 德债收益率曲线逼近金融危机后最平专家料难以倒挂 中国湖北发现清江生物群,打开全新寒武纪生物宝库! 武汉50万株樱花树绽放20余个赏樱片区1天迎客30万 分享会不被学生尊重!陈奕迅黑面请学生离场 中信股份纯利增长14%股份现涨逾1% 王思聪当伴郎惨遭伴娘团折磨,喝了陈醋还要被撕腿毛 巴菲特最新访谈:回复投资卡夫失利及投资苹果等问题 4月12日首发全新日产Versa谍照曝光 武大回应游客被打:一人未预约引冲突望公众服饰得体赏樱 王心凌方回应疑似整容:被刻意撷取表情角度 报了尚德机构的自学课程退款咋就这么难? 苹果供应商JDI正寻求中国投资以减轻财务负担 奥运会要有霹雳舞了?国际奥委会接受增项提议 四六事件70週年臺師大臺大合辦紀念特展 中国花滑小花不烦恼身高:个高也有我自己的优势 3-6月古装剧全面禁播多家影视公司业绩或受影响 中原银行18年纯利跌37.1%至24.14亿元末期息… 特朗普给欧洲汽车制造商支招:在美国多建厂可避税 有人涨停有人闪崩今天汽车产业股“大地震” 《惊奇队长》脱下英雄装其实超火辣! 42岁阿婶整容变热巴翻版称受高仿“范冰冰”鼓励 洛杉磯第33屆馬拉松參與人數衝上美史第四 直击|DNV音乐宣布成立音乐人事业部进音乐创作领域 中兴5G蓝图:以健康的产业生态推动商用成功 还以为大英帝星=不成器?看英格兰怎么搞好足球的 即將出訪 韓國瑜:不會碰觸任何政治問題 预售13-18万元星途-TX/TXL公布预售价 花旗:远洋集团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3.4元 美“重返月球”计划被批不靠谱连能用的火箭都没有 黄晓明谈baby回应炒作质疑:不是故意秀恩爱 上海车展亮相合众发新款概念车设计图 杨紫晒梦幻清新写真自侃不自拍光影朦胧侧颜精致 商务部:对原产美日的进口间苯二酚继续征反倾销税 张靓颖海豚音乱入杨千嬅演唱会两人还隔江打招呼 联合办公,可别全挂了啊! 东北萌妹深蹲高达240斤练出一身肌肉你行吗? 华为P30发布之前,带你回顾P系列的前世今生 格林16T将被禁赛!崩盘就始于他喷裁判这张嘴 福州沿海大量豪华活人墓被曝光部分占地超100㎡ 中制协青工委宣布成立导演郭靖宇任主任 世预赛又要凉?国足两战缩水12分!种子席位要没 瞬间蒸发100亿美元苹果为了变“软”值吗? 净利润52.48亿长城发布2018年业绩报告 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老婦被蚊子叮一口險截肢 响应国家号召上汽通用三大品牌调整售价 被“炮损”的苗寨:到雨季就不敢睡觉害怕掉下去 95年成人女星自曝16岁时与芬森有染!因此出道 泰国总理巴育迎来65岁生日跪受国王御赐鲜花 高蜜离不离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条连衣裙很好看 做汽车零部件的也想登陆科创板通宝光电胜算几何? 中国铝业去年少赚47%由于铝价跌及原材料价格升 轻资产收入10亿:朗诗剥离不赚钱业务 三十年前台湾股疯:一场东亚模式的宿命 詹妮弗洛佩慈未婚夫甜晒情书曾送百万戒指示爱 库里运球绝杀雷霆vs兰姆3秒绝杀猛龙,谁更难? 希尔自曝一件趣事詹姆斯曾看他比赛录像学习 深100指数的前世今生:折射中国经济变迁与发展 美国国防部官员:考虑用爱立信或诺基亚技术搭建5G网 潘石屹怒告神棍局风水生意竟有千万资本入局 汪诗诗炮轰老外歧视华人知情人曝其因位置差离场 80岁李双江近照曝光:商演登台演唱风采不减当年 穿着华晨宇应援T恤夺冠闫子贝:蛙泳靠他了 三十年前台湾股疯:一场东亚模式的宿命